财经

后来的我们,后来的票房

导    语Introduction

五一档首日,《后来的我们》以破亿的预售成绩一路领跑。随即,微博账号“电影票房”爆出《后来的我们》大量退票,后迅速在媒体中发酵。该片因此成为五一档最受关注的电影,只不过,市场对退票事件的关注,已远超过电影本身。
分享到:

当票房比电影本身还“卖座”

一路看涨的行情VS突如其来的爆料

截至4月27日19时,首日票房预售成绩突破了1亿,成为唯一首日预售破亿的爱情片,“猫眼”网站上所统计的想看人数也继续创造新的历史纪录,超过了89万。然而,随即自媒体“电影票房”发文称,仅万达方面已统计出有超过9万张退票,猫眼平台涉及的恶意刷票退票量已经达到38万张,涉及的票房约1300万,并且退票订单主要集中在19.9的特惠票,估算下来,恶意退票的票房金额可能高达2000万左右。[点击详细]

猫眼成背后最大嫌疑人?

据公开资料,猫眼作为《后来的我们》发行方,属于利益相关者。作为购票平台,也对各大影院的退票机制、排片模式了如指掌,再加上多数规模退票都是通过猫眼电影平台退票的,因而,猫眼等其他相关利益方自然成了最大怀疑人。[点击详细]

谁在裸泳

一天退38万张 猫眼称是“黄牛”惹的祸

猫眼表示,根据平台的调查,怀疑部分恶意刷票是“黄牛党”所为。此后,国家电影局相关人士接受媒体采访,表示电影局已对退票信息进行分析,初步认定该片退票情况有异常,会对影片出品方、发行方等进行约谈。[点击详细]

票房那点事,真相与常识足够厘清

《后来的我们》遭遇恶意刷票与退票的事并不复杂,外行人都能大差不差地看得懂。有关票房那点事,稍微拿常识来衡量一下,真相便水落石出。比如:电影票什么时候紧俏到需要黄牛的地步了?多数购票平台19.9元的特价票是不允许退票的,为何会出现大面积退票行为?用刷高竞争对手票房数据的手段来进行竞争,这种做法难道不是愚蠢?
  同为购票平台,猫眼与淘票票的两个文本,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指向,这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份具有证据作用的“呈堂证供”,不用潮水退去,谁在裸泳已经很明显了。[点击详细]

事件进展

国家电影局:初步认定确有异常

国家电影局关注到上述反映后,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,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了分析,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,具体问题尚待研判。并提出反对任何票房造假行为,一旦发现查明将严肃处理。[点击详细]

刘若英工作室:会查清真相

前天晚上,一直沉默的刘若英工作室对“《后来的我们》退票事件”首度作出公开回应,称自事件发生以来,刘若英团队持续与片方、发行方沟通,强烈希望查出事实真相,并表示会积极协助配合相关部门尽早查明真相,希望早日回到更纯粹的电影讨论。随后,《后来的我们》官微也发表声明,表示全程关注事件进展,并呼吁相关部门彻查真相。[点击详细]
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